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钱雪 季砚戎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近年来,“海外代购”风潮盛行,人们不出国门就能购买到世界各国商品。长期从事代购生意的张某、姜丽等人,在国内难以买到的精神药品上发现了“商机”,向中国境内买家出售国家规定管制的精神药品共计50余次8000余粒。今年3月,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走私、贩卖毒品罪对张某、姜丽等7人提起公诉。

2023年4月,一份由日本东京发往镇江润州的国际包裹引起了镇江海关的注意。该快递面单上备注物品为“钙片”,但经检测,其中竟含有我国管制的精神药品唑吡坦。

这个线索很快被移送至镇江市公安局润州分局。依托侦查监督与协作配合办公室,润州区检察院提前介入,指导公安机关跟踪包裹找到了快递的收件人——居住在镇江市润州区某小区的小杨。

“我要吃安眠药才能睡着,但是去医院排队挂号很麻烦,而且每次医生都开得很少。”小杨对民警说,“后来听朋友说日本有种入眠剂效果很好,我就去找代购买了。”

小杨所说的入眠剂就是被查获的“钙片”——10mg日本入眠剂。

民警通过布控,将小杨所说的代购姜丽(化名)一举抓获,随即顺藤摸瓜挖出涉及姜丽等7名人的走私贩卖麻醉、精神药品犯罪链条。

姜丽在日本定居,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在日本可以买到一些国内购买不到的精神类药品,于是便萌生了“代购牟利”的念头。

“刚开始是有个人加我微信说她失眠挺严重的,问我能不能买到一种日本入眠剂,我就帮她从一个专门卖处方药的人那里订了一盒,后来就慢慢开始做这个了。”姜丽坦言。

虽然知道自己“代购”的很多药品在国内属于管制精神药品,但是为了赚取差价,还是铤而走险当起了中间商,多次从其上线张某处联系购买日本入眠剂,并转卖给国内买家。据查验,这些入眠剂均含有三唑仑、唑吡坦等国家管制精神药品。

“我知道这是国家管制的处方药,买卖这种药是犯法的,我再也不敢做这种违法的事了。”在接受讯问时,姜丽几次失声痛哭。

“为了规避社交平台的敏感词汇,他们在网络上将药物称为‘睡觉的药’,对外进行宣传吸引买家以后,在私聊的过程当中也会交代具体的用法、用量等。”镇江市润州区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杨元说

他介绍,很多人片面地认为,毒品仅限于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吗啡、大麻、可卡因等,其实非法出售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也可能构成贩卖毒品罪,涉案的“唑吡坦”就属于后者。

检察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广大民众切莫因一时好奇触碰毒品,如遇到亲朋好友要求海外代购药品的,一定要认真阅读说明书,对于要求代购国家管制类精神药品的,一定要果断拒绝,切莫因贪图一时小利而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